短视频平台快手加速商业化步伐。

10月24日,快手公司创始人兼CEO宿华称,经过一年多摸索,快手商业化提速,即将推出快手营销平台。

“我们希望通过提供商业能力,让用户在快手社区有更加丰富的体验,实现更大的价值。”宿华称。

即将在10月底上线的快手营销平台产品包括:信息流广告、品牌标签页广告、粉丝头条、快接单、快手小店、子母矩阵号、商业号等。

快手称,快手的信息流广告会将广告主提供的短视频内容,利用大数据AI技术与感兴趣的用户进行匹配。标签页广告方面,目前已经有哈尔滨啤酒、百雀羚、酷我音乐、《碟中谍6》、联合利华旗下家乐辣鲜露等品牌参与。

快手商业化的负责人为严强。快手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严强曾就职于阿里巴巴,为2015年“双11”个性化算法负责人。2016年,严强加入快手,并于2018年开始负责商业化业务。

商业化是短视频平台绕不开的话题,虽然像快手这样的短视频产品活跃用户数可能要高于大部分直播平台,但直播平台的用户打赏收入较为稳定且丰厚,以映客、陌陌为代表的直播平台都能保持较高的利润增长,而快手、抖音则主要依托于广告营收,未向外界公布过其营收情况。

用户所感受到的快手上的广告过去不算太多。快手直到2017年才开始进行信息流广告公测,并推出了粉丝头条。2018年6月,快手低调上线快手小店,用户可将第三方平台上商品关联到快手视频或直播中。2018年10月底推出的营销平台,或许可以看做过去零零散散商业化步骤的一个集成。

快手的巨大用户量,且从一二线城市到三四五六线城市和农村都有广泛覆盖,是其进行商业变现的依托。

严强介绍,快手目前日均活跃用户数达到1.3亿,日均使用时长超过60分钟,每日产出的UGC(用户生产内容)超过1500万,原创短视频库存达到70亿。

在快手用户地域分布结构上,严强称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人群地域结构相同,其中一线城市10%,二线城市占36%,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占比分别为20%和34%。快手还提出了“Z世代”的概念,称快手上以年轻Z世代用户为主导,为消费能力崛起的新兴一代。

另外,快手还提出其平台上独特的“老铁(网络流行词,对“哥们”的别称)”社区文化,也有利于形成“老铁经济”,在此基础上进行广告和电商等商业行为,可以明显提高转化率、复购率。快手方面介绍,此前,快手平台上已经自发诞生了许多广告和交易行为,比如四川很多种植芒果、石榴的果农,会通过快手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为自己打广告,而关注这些短视频和直播的用户,比较容易有买水果的意愿。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快手“高调”宣布商业化提速之前,另一款热门的短视频平台抖音,也进行了大量的商业化尝试,上线了广告平台星图,还推出了“热搜”。在4月份举行的一场抖音营销峰会中,据称大批未受邀的品牌代表被挡在会场门外,被称为“业内最火爆的营销峰会”。快手和抖音大举推动信息流广告,推出与微博类似的“热搜”“粉丝头条”,被指将分食微博蛋糕。今年3月份,微博“封杀”抖音,抖音的链接转发至新浪微博后,不会出现在个人主页和信息流,仅自己可见。

快手并未披露此刻大举推进商业化的原因。通常而言,平台推出统一的营销平台将会对广告收入有所抽成。据界面新闻9月份报道,抖音推出的推广任务接单平台星图,抖音将会从达人的原生广告中收取一定的附加费用。

距离快手上一次公开宣布完成融资,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

2017年3月,快手宣布完成由腾讯领投的3.5亿美元融资,快手公司称,这是继上轮百度领投后,快手再次获得互联网巨头的肯定。2017年2月份时,快手曾被传出拟赴美上市,不过快手当时迅速否认了赴美上市的传闻。

这两年,快手“花钱”的地方不少,加大了广告投放力度,冠名了《声临其境》等热门综艺,2018年还全资收购了弹幕视频网AcFun(A站)。

2018年,快手多次被传出将完成新一轮10亿元融资,但一系列负面新闻让快手承压。年初快手因平台存在不良内容问题而多次被媒体报道,并被相关监管部门勒令整改。快手创始人、CEO宿华发布署名文章,称将重整社区运行规则,将正确的价值观贯穿到算法推荐的所有逻辑之中,坚决抵制和删除违法违规及色情低俗视频,建立专门的青少年保护体系。同时,快手称将内容审核团从2000人扩大至5000人。2018年4月13日,快手推出“家长控制模式”,6月1日,快手成立“内容专家委员会”。